23岁的我 曾在比特币中赚到千万又归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
  23岁的我,曾在比特币中赚到千万又归零,他们如何活出了最自我的一面?

  我从小特别羡慕身边的一个朋友,用我的话来描述:我觉得她长着一张非常自由的面孔。人群里她总是神采飞扬,大笑和大哭的时候都非常引人注目。

  我和她相识十多年,我认真思考过她为什么一直吸引着我,仔细想想,其实是因为她有一种放肆的自在感。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无论是学习、社团、还是恋爱,都风风火火、敢爱敢恨,她曾经笑着跟我说,她是一个野孩子。

  我一直好奇,她们是如何做到这样自由而肆意?所以最近我们和几位同样认为自己是野孩子的人聊了聊。

  01.自由需要能够能够承担后果

  汉堡,男,23岁,狮子座

  我说的“归零”是账户里的比特币。2013年,作为计算机专业的伪学霸,我的爱好是挖矿和炒股,矿指的是比特币矿机。但当时身边许多人还不懂什么是比特币,就觉得这是骗子,疯子才会干的事儿。我不以为然。从小我就喜欢挑战惊险刺激的事物,除了尝试极限运动,投资的惊险度最让人兴奋,我觉得能从中获得一种特别的掌控感,这没什么问题。

  四年后的2017年,比特币报价13万人民币一枚,累计涨幅1500%,以BCH为代表的比特币子孙后代们也翻了四五倍。没错,我当年投入的本金迎来了疯狂的收益,千万的传说就是在那期间成就的。

  但行情走得越火爆,风险通常也会紧随其后。9月4日,ICO在中国被列为法律红线以外的禁区。从此,利好就几乎再也没有上演过,接踵而来的只有跌不见底的大利空。我的归零之旅就此开启,中间甚至一度负债三十万。

  这时候身边又有许多人劝我收手,天天给我转发庞氏骗局、传销币的新闻。同一时期,网络上也出现了大量对于“寻求一夜暴富的炒币少年”的抨击,我印象深刻的一句是说“你走过的所有捷径,命运迟早逼你再原路重走一遍”。但我从未后悔自己的选择,更不打算放弃。

  因为投资本身就是一件高风险的事,这种风险在我看来和人生在世所面临的风险是一样大的。如果想要得到你要的,你必须学会把自己调整到能够承担后果的位置上,心态往往比选择起到更关键的作用。

  记得半年前我割肉离开上海的那天,心态好的不得了,感觉随时可以起飞。因为我的生活目标从来没在任何一个时刻里如此的清晰过。用我父母的话说,“归零”意味着“重启”。好了,我现在要去忙了,刚瞄了一眼,期货好像爆仓了。

  02.自由的前提,是学会和他人相互依赖

  Una,女,29岁,天秤座

  “不学法律的模特不是好的摄影师”,这基本概括了我目前为止的人生经历和职业身份,也呈现着我走向自我独立的路径。

  第一次拿起相机是15岁,从此就再也没放下过。后来的一次旅行,我因为给妈妈拍了很多照片,她看到自己在我镜头里的样子高兴坏了,说没想到自己原来这么漂亮,这让我特别有成就感。于是,人物旅拍成了我业余爱好的全部。

  但大学365官网我决定去英国读法律,这个选择不是被迫的,完全出于我自主的考虑。高中我经常和一位国外的网友分享自己拍摄的照片,但无意中发现对方“盗窃”了我的作品去参赛,这件事激怒了我,然而当时我没有能力去维护自己的权益。

  独自在英国求学的日子,开启了我人生的蜕变。陌生的文化、环境让我觉得放松,我参加了各种辩论赛,并主动兼任各种公开活动的现场拍摄工作。我变得越来越自信了。

  甚至于,我想要从镜头后走去镜头前,去感受舞台和体会自我呈现。所以我报名参加了2018年东方小姐比赛,很幸运最后拿到了伦敦赛区冠军。同一时期,我在伦敦成立了自己的旅拍摄影工作室。

  我认为所谓的自由野性的人生,并不是彻底的“孤立”。我曾经一直以为独立就是不依靠任何人,后来才明白,即便是最自由的人生,也是需要联结的。甚至,只有依赖才有自由可言——否则只是一种空洞。工作上我需要依赖我的客户,生活中我需要依赖我的伴侣。是在学会依赖以后我才变得自信,才拥有了自由。

  03.蓝色鸦片差点要了我的命 但没有它我无法生活

  瓶子,男,37岁,射手座

  2017年冬天,那是我年内第三次去到菲律宾阿尼洛参加开放水域课程的大考试,自从拿到OW和AOW,我在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狂刷了50瓶。都说潜水是蓝色毒瘾,此言不假。

  配好了各种炫酷装备,我信心满满地出发。每次潜水,我都会跟着固定的俱乐部,因为潜水的圈子和别的圈子有所不同,在迷人但深不可测的海洋里,你身边的潜伴就是你过命的兄弟(无论男女),ta会在你最紧要的关头给你提供气源,在你迷途之时给你指引方向,在你沉迷于拍摄时提醒旁边有一条海蛇正蠢蠢欲动。

  有一次,在前往最佳上升点的最后阶段,我和潜伴不小心钻到了一艘船肚之下。我的脑袋被结结实实撞了两下,一下是船壳,一下是菲律宾螃蟹船伸在船体外侧的竹竿。然后,我就看见海水变成了红色。我的右365体育手手腕处,血像喷泉一样飙出,被割断了动脉。随后传来巨大的气体声,二级头主管被螃蟹船的螺旋桨切断了气源,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要挂了。但好在当时已经接近水面,教练迅速发现事态严重并第一时间将我托出送至船舱。

  死里逃生后很多朋友劝我以后别再潜水了,但我没有听。2018年初秋康复后的我重返阿尼洛,当再一次置身于海洋,我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。一个唯唯诺诺、自卑自闭的胖男孩,他没有朋友,很少开口讲话,世界在他的眼里到处是危险。是在我第一次潜水时,我面对充满危险的深海,反而第一次感觉到了自由。

  如今我已经走过37个国家,潜过22片海域。是的,蓝色鸦片差点要了我的命,但没有它我也没有办法生活。

  04.一个真正自我的人,一定也是无我的

  匿名,35岁,创业者

  之前被朋友圈里一个h5的哲学气质测试刷屏,我也凑热闹参与了一下,分析结果显示,除了理性以外,我还是个反叛和享乐的人,这两点是出乎我的意料的。

  从小我就是家人、朋友眼里的乖乖女;读书的时候是老师口中的优等生,中学到大学期间一直担任学生干部;硕士毕业后我顺利进入全球500强工作,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公司。一切看起来算是非常符合普世标准所设定的“成功人士路径”了,何谈“叛逆而行”和“不热衷无谓的竞争”呢?但仔细回想起来,自己又好像的确是反叛的,只是一直没有意识到罢了。

  我的父亲是一名商人,从记事起他就会给我灌输一些他所主张的价值观,比如一个人应该学会利用规则,善于讨好,以换取现实利益。长大后,他试图给我安排人生道路,希望我去做公务员,在他的供养下生活,一生不为谋生考虑,并获得一些权力和地位。但我样样都没有服从。我一直告诉他,我自己的人生,我要自己选择。

  所谓的反叛,其实并不是要反对谁。相反,我觉得我从来无意于反对任何人。我的兴趣只在自己身上。我有非常独立的价值观,我对于自身的评价,不会因为外界的评价而改变。我不会因为外界的赞誉觉得自己更有价值,也不会因为外界的批评觉得自己变得不好。

  我所做的选择只希望顺应自己的内心,我寻求的也是唯有自身明白的那个结果。如果要求我循规蹈矩,完全按照规则活着,我知道自己是一定做不到的。

  可能这会使我在一些人的评价中显得很自我。比如在我和父亲的对抗中,他会如此地评价我。但其实我认为,真正自我的人,一定又是“无我”的。许多时候人们都是为了小我而行动的,为了呈现自己心目中想要呈现出的样子而刻意行动,然而其实这样的考虑反而会让人变得不自由不洒脱。而当一个人沉浸在自我的想法中时,ta实际上是意识不到自我存在的。

  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世人看不穿。当然,这样的人在社会中生存一定会遇到一些困难。因为众生总是如此:当你和他们有一点不同时,他们会爱你,但当你和他们非常不一样时,他们会惧怕你,甚至讨厌你。不过因为内心是自我又无我的,这些看法也并不会影响到我的人生。

  另外,我觉得这种特质可能是天生的。我觉得自己生来就是这样的人,我在意的是我心中更高层面的真理,并不是在这现世之中。我的评价体系足够独立和完整,这大概是我自由的原因。

  社会发展到今天,中间出现过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强调,人类作为群居动物,应当为了更好地融入群体,融入社会分工,去隐藏自己的棱角,驯化自己的野性,去追求一种更加符合普世价值观的生活方式。我曾认为这样的一种倡导是对于泯灭人性独立和自由的亵渎,但却又是不得不为了生存得更久而作出的妥协。

  但当听完以上访谈者们的真实经历之后,我觉得,野性和自由,不是那么容易被磨灭的。一个社会中总有一些人是为了自己而活的。这些人也许离经叛道,也许看似泯于众人,当他们内心都有自己的坚持,在自己的世界里独立地活着。

  我感激有这些人存在。虽不能至、心向往之。世界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变得颇有意思。


365体育 365官网 365体育

猜你喜欢